您所在的位置:

首页 政策法规

钱诗贵:性格

时间:2019-12-18 00:04:56

性格


字如其人,就是说什么性格的人写什么字,想伪装都不成。


沈尹默已写成大书家了,但陈独秀依然瞧不起他的字,认为其俗在骨,难改了。


真是"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"啊。


毛笔字就是让人看的。


看的人认为很简单,不就是一挥而就么?


可是自己动笔时,才知道笔的份量太重,很难运用自如,并不是想象中的容易。


是啊,鱼好吃,也有被刺卡住的时候。


昨天吃饭时,一个人说看到书画家就不舒服,不知道是谁得罪了他?也许他有比书画家高明的地方,就让他自我高傲去吧。


井底之蛙也有高傲之处,因为它眼中只有一线天,因简单而觉得比别人快乐,故而高傲。



书画家并无特别之处,但能在书画天地里耕耘,收获的是心灵的放飞。


用笔老辣者必是大气之人,不会斤斤计较一笔之得失。


笔在手中,墨在溶化,无论浓淡枯湿,皆是心迹在流淌。


字是有思想的,线条若无流动感,如同脉搏微弱,甚至停止跳动,等于死亡。


没有生命迹象的字是浪费笔墨纸砚,不可示人的。



我无意成为书家,却变成以字谋生者。


当记者时,也因为囊中羞涩,尝试下海为稻米谋,却差点被海水呛死,能迅速逃上岸来,是相当命大福大了。


不过总得生存啊,能干什么呢?


只剩写字和写文章两件事了。




写字是痛苦的事。上学时,学习成绩尚可,唯字写的差,连我自己都生厌,别人讥笑更是正常的事。


也许是天生倔脾气吧,不服输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。


当我意识到要练字了,便缠着母亲买了本柳公权字帖,迈上了自学之路。



没想到能坚持到今天,且可以混口饭吃了。


从盲目乱写,到自觉求学,变成每天一成不变要写字的习惯,全靠不服输的性格支撑。


对于青少年时代的我,身边缺乏习字之人,又正当玩兴正浓时代,我能躲在一隅甘于寂寞,真的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。



我是从习柳开始写字的,不过现在看来,自己并不喜欢柳字,所写的字已找不出柳体痕迹。


我的性格不适合写柳字,大大咧咧、马马虎虎、不拘小节的我是写不好柳字的,以致走了不少弯路。


可见,要干自己喜欢的事才好,但现实面前,许多人都在干自己不喜欢的事,也许只是为了能活着。



冥冥中,我已把写字融入到了生命之中,且是深刻的。


写字能够把瞬间变成永恒,要充分展示出个性化才行。


写出有个性化的字谈何容易,字好字坏,完全取决于你的自身素质了。


千万别怪笔差纸薄墨假啊,借口可以找出许多理由,但字好字坏还是瞒不住行家眼睛的。



送走了六弟,一人独坐在北京站,面对川流不息的人群,讲不出一句话来,因为你找不到一个熟人。


与其独坐,不如写写日记了。(钱诗贵丁酉日记)